上海市××机构服务公司诉胡××劳动合同纠纷案 工作期间存在性骚扰他人等情形的可以解雇


判例看点:

程序严密的调查处理程序:

在×领馆致原告的保密函件《解雇事件:2012年8月》中载明:胡X在性骚扰、欺辱他人、所做的行为可被视为对领馆及其员工的故意歪曲或造成领馆及其员工的尴尬等方面存在严重的不当行为,为此×领馆就该事件展开调查,第一阶段由被告对前述指证作出回应,胡X均予以否认;第二阶段对签证部17名员工进行访谈,有10名员工确认胡X反复称一名员工为同性恋,9名员工称胡X对其他员工盛气凌人,其他离职员工写邮件给副领事反映被告前述行为等等;第三阶段×领馆再次请胡X对指证作出回应,胡X亦予以否认;第四阶段在将前几阶段调查结果与×领馆高级管理层以及级英国边境局沟通讨论后,×领馆认为胡X的过失行为过于严重,故决定终止与胡X的雇佣关系。


原告上海市××机构服务公司。

委托代理人方××。

委托代理人尹××。

被告胡××。

委托代理人瞿沁,上海市协力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上海市××机构服务公司与被告胡××劳动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上海市××机构服务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方××、尹××,被告胡××的委托代理人瞿沁律师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上海市××机构服务公司诉称:原告系具有劳务派遣资质的公司,2006年1月5日,原被告双方签订了无固定期限的劳动合同,原告安排被告至××驻上海总领馆(以下简称×领馆)担任签证助理工作。2012年9月7日原告收到×领馆的照会通知,该通知记载×领馆认为被告存在性骚扰、欺辱他人、所做的行为可被视为对领馆及其员工的故意歪曲或造成领馆及其员工的尴尬等行为,×领馆经过对相关事件的调查,确认被告的上述行为符合《×使领馆当地雇员员工手册》规定中可以解除聘用的情形,故×领馆于2012年8月31日解除对被告的聘用。同年9月10日原告基于该照会通知及双方所签劳动合同与被告解除了劳动关系。故原告认为,与被告解除劳动合同并非违反法律规定,故不同意按仲裁裁决支付被告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人民币(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225,297.36元。

被告胡××辩称:被告2003年3月31日就与原告建立劳动关系,2006年1月1日起被告与原告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原告派遣被告至×领馆担任签证助理工作。2012年8月10日×领馆口头告知被告因违纪需回家接受内部调查,同月30日被告发邮件给×领馆要求知道违纪原因,并申诉自己由于工作强度大导致精神不适需要进行治疗。同月31日×领馆以被告违反雇员守则第83条为由解除与被告的聘用关系,9月6日被告向×领馆提出内部申诉未果,9月10日原告向被告出具了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被告认为,原告属于违法解除劳动关系,应按规定向原告支付违法解除赔偿金225,297.36元,故不同意原告诉请。

经审理查明,2003年3月31日原被告建立劳动关系,2006年1月5日,原被告签订期限自2006年1月1日起的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原告派遣被告至×领馆担任签证助理工作。2012年9月7日×领馆照会原告,因被告违反×领馆工作的相关规定,×领馆于2012年8月31日终止与其雇佣关系,被告的薪水支付至2012年8月31日。在×领馆致原告的保密函件《解雇事件:2012年8月》中载明:被告在性骚扰、欺辱他人、所做的行为可被视为对领馆及其员工的故意歪曲或造成领馆及其员工的尴尬等方面存在严重的不当行为,为此×领馆就该事件展开调查,第一阶段由被告对前述指证作出回应,被告均予以否认;第二阶段对签证部17名员工进行访谈,有10名员工确认被告反复称一名员工为同性恋,9名员工称被告对其他员工盛气凌人,其他离职员工写邮件给副领事反映被告前述行为等等;第三阶段×领馆再次请被告对指证作出回应,被告亦予以否认;第四阶段在将前几阶段调查结果与×领馆高级管理层以及级英国边境局沟通讨论后,×领馆认为被告的过失行为过于严重,故决定终止与被告的雇佣关系。随后×领馆将解除照会送达原告,原告收到照会后,于同年9月10日以被告严重违纪,×领馆与其解除聘用为由,亦与被告解除劳动关系。2012年11月28日,被告向上海市静安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原告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239,422.16元。仲裁委作出裁决,原告于裁决书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支付被告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225,297.36元。现原告不服该委裁决遂诉至本院。

另查明,原、被告2006年1月签订的劳动合同第七条约定㎏,被告因违反使用单位劳动纪律规定等情况,使用单位不再使用被告时,原告可以即行解除合同且无需支付经济补偿金。

上述事实,有原、被告提供的劳动合同、×领馆正式照会、×领馆发出的保密函件、解除通知等证据及当事人庭审陈述为证,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劳动合同法》设立违法解除赔偿金之目的,是加重用人单位违法解除劳动合同时应承担的法律责任,具有惩罚性。赔偿金的取得,需以用人单位存在过错和恶意为前提。本案中,原告与被告的解除通知,是基于×领馆对被告违纪解雇事实的认定而作出的,被告虽对《解雇事件:2012年8月》函件中指认的不当行为予以否认,但就此并未提供充分有效的证据予以证实。从该函件中,可以看出×领馆就解除被告的事实、理由已作认真负责的调查和经过严谨周密的审核确认程序,之后×领馆才照会通知原告与被告解除劳动关系。故原告依据《解雇事件:2012年8月》、照会与被告解除劳动关系并无不当。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七十八条 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被告胡××要求原告上海市××机构服务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225,297.36元的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10元,由被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陆卫

代理审判员周虹君

人民陪审员唐尚德

二〇一三年五月二十日

书记员丁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